三等獎《一樣一樣》作者:傅昌堯(安徽)
來源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5-09-07 13:45:45

  

  張國慶在副局長的位子上已經干了十多年了,每次調整班子,大伙都說張副局長這次有可能扶正,張國慶總是笑嘻嘻地說:“一樣一樣,都是革命工作嘛,什么正啊副的?分工不同罷了!”可說來也怪,每次局干部調整,上下都有動的,惟獨張國慶還是原地沒挪窩。一而再,再而三的,張國慶始終“一樣”。張國慶表面上還是“一樣一樣”地跟同事們打哈哈,可內心卻起了變化了,因為他的年齡直逼“二線”,聽說上面已經有了內部精神,超過五十五歲不再作為提拔對象,也就是說,他這輩子撐死了也就是副處級到頂了。想想這么多年來自己為了能有個“不一樣”,工作勤勤懇懇,作風正派,清廉奉公,可最終還是帶個“副”字回家,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憋屈。

  張國慶喟嘆一聲之后,開始重新盤點手中的權力了,因為他明白,等年后機構改革,就算這個副局長的位子,他也不一定坐得下去了。

  和許多逼近到崗年齡的官場中人一樣,張國慶覺得,政治上沒指望了,就在經濟上補償補償吧;是魚是蝦總得拎個啥,不能空手上岸呀。再說,如今這風氣,你說自己兩袖清風,誰相信?

  張國慶開始研究自己手中的“資源”,發現他分管的這些部門其實油水很足,也很好揩油。他為自己這么些年白白浪費了手中的權力感到后悔。

  可說真的,張國慶第一次將一沓鈔票揣進口袋,心里還真緊張得不行,心兒砰砰跳了一個晚上也沒平靜,他就琢磨:那些動不動貪污上百萬、上千萬的人,該有多大的膽量啊!可有意思的是,有了第一次后,張國慶很快就期待著第二次,那感覺就像期盼著升官一樣。到第三次往口袋里揣錢時,張國慶就已經心平氣和了,跟收拾自己的打火機、香煙一樣坦然。

  就在張國慶滋滋潤潤地撈著“外快”之際,這天,推開辦公室的門,發現地上有封信,上面沒有地址也沒貼郵票,顯然是從門封里塞進來的。打開封信一看,沒有署名,內容也是打印的,再一看內容,張國慶腦袋“嗡”地一聲,只見上面寫著:張副局長,在這個上百人的局機關里,您一直是我心中默默仰慕的一個好男人,一個正直的清官!雖然我們天天見面,但您的為人和處事風范,始終像一股清新的氣息一樣感染著我,不像那些世俗的、虛偽的、阿諛我詐的官場中人,在物欲橫流的今天,像您這樣的官,著實難得。可遺憾的時,近來,您怎么也變了?變得萎靡不振了,變得邋遢了,變得渾渾噩噩了,甚至有些頹廢了。一天一赴宴,三天一出門……您過去不是這樣啊!走廊上,忽然聽不見您充滿男人磁性和力度的笑聲了,您的幽默、豁達和瀟灑,突然消失了,您甚至連皮鞋也不擦就來上班……是不是感覺升官無望,自暴自棄了?唉——難道您們男人都不能免俗?!

  看完信,張國慶渾身一震,熱血沸騰,沒想到,這些年來,還有個紅顏知己一直在暗中關注著自己,以至一點點的變化也沒逃過她的眼睛。張國慶的臉上漾起了年輕的紅潮,激動地藏起那封信,然后在心里琢磨著可能給自己寫信的女人。張國慶的手下雖然有不少女同事,可她會是誰呢?勞資科長黃燕?有點像,她雖說也快四十的人了,可笑起來還是那么甜。對了,那年她父母親雙雙生病住院,花了十多萬,是我發動大伙給她家捐款……不過也不像。那么會不會是會計科長張玉?不會,性格外向的她寫不出這種信。那莫非是工會副主席楊巧?咱們倆是同學,當面嘻嘻哈哈慣了,有啥說啥,不會是她。那么是秘書小余?得,瞎扯!人家那么年輕漂亮,還沒有結婚,會惦記我一個糟老頭子?

  張國慶把每天在樓上樓下能見到的女人都梳理了一遍,還是不清楚那個紅顏知己是誰。不過從此他突然精神抖擻起來,因為你想,身后每天有一雙情人的眼睛在注視他,他能不興奮嗎!他后悔這段日子過得灰頭土臉。他將已經斑白的頭發重新染得烏亮,每天西裝革履,神情矍鑠地走進辦公室。局機關大樓里又議論紛紛了,說機構改革就要開始了,這回張副局長看樣子肯定有戲。回到家,老伴也笑著說:“張國慶,你突然光鮮起來,要么是馬上要升官,要么是有了外遇吧?你們這個年齡的男人最危險了,特別是手中有點權的。”

  張國慶臉一紅,但連忙正色道:“你胡扯個啥!我你還不清楚?我是怕別人說我當不上一把手,就自暴自棄……我……哪里來的情人?”

  可沒想到的是,張國慶的變化,忽然給他帶來了莫大的好處,一些原來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,都紛紛巴結討好他,一些不歸他分管的要害部門,也陸續給他送錢送物,這讓張國慶喜出望外,心說,這可是你們自己送上門的,我可沒有索賄受賄哦。

  很快,張國慶又收到那位紅顏知己的來信,信中說:張副局長,近來,您雖然外表上比以前更鮮亮、也似乎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,但您還是沒有恢復到我心目中過去的那個您,甚至比過去更齷齪了!因為您拿了不該拿的,您用漂亮的外表掩蓋骯臟的伎倆,實在令我失望!您暗地里的所作所為,不要以為別人不知道,那些身陷大牢的貪官們,一個個都比您聰明,可他們的下場呢?身敗名裂,就連子子孫孫也背負罵名;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雖然我不會舉報您,但您的形象正在我的心目中一點點死亡……

  張國慶這回是嚇了一跳,心說,那幾筆油水撈得很隱秘啊,沒有別的人知道啊!他揩著額頭上的虛汗,長舒了一口氣,心說,多虧是被紅顏知己發現了,要是叫別的人知道,這一生就完了!

  經過緊張而激烈的自我斗爭,張國慶決定把那幾筆撈來的“好處費”共三十多萬塊錢,全部打到市里開設的廉政帳戶上。做完這一切,他長舒一口氣,心里默默感激著那位紅顏知己。

  不久,機構改革開始了,局機關精兵簡政,張國慶被通知退居二線,可以不上班了。得到通知,張國慶愣怔得一時緩不過神來。組織部門領導和他談話時,說:“您這么些年都沒有換位置,是不是感覺心里挺失落?有什么意見,可以提出來!”張國慶說:“一樣一樣!沒什么……”嘴上這么說,可心中的滋味真是難以消受啊!他把自己關在辦公室,回味這些年來的工作,覺得自己還是把握住了做人做官的信條,盡管最后差點翻船。

  恰在這時,那位紅顏知己又來信了,張國慶趕忙拆看,因為今后將不能和對方見面了,這也許是最后一封信了。所以他顯得很激動,對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感到莫大的遺憾,可令他心跳耳熱的是,對方這回在信中說:親愛的張國慶,好樣的!您終于給自己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,也留給我心中一個完美的形象!盡管我們天天見面,但今晚我還是要鄭重地約您在“蘭色記憶”咖啡館見面。雖不失冒昧,卻是真誠的!希望您不要爽約!

  張國慶把這封信在手里差不多攥出水來了,還是沒能拿定主意,去還是不去?不去實在是遺憾;去了,算不算一個人生污點?瞞著老伴,和一個年輕的女下屬約會,要是讓別人知道了,以為我們這么多年一直就那個……不,不能在這最后的關頭把自己的一生給毀了。想到這里,他把抽屜里所有的信都點火燒了,然后輕松地走出辦公室。

  外面已是華燈燦爛,可一看到街上的五彩世界,張國慶就猶豫起來:人家那么關注自己,怎么也得當面謝謝她一下,尤其是最近,要不是她的及時提醒,說不定真的被“雙規”甚至坐牢哩。我已經退下來了,以后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了……身正不怕影子斜!去見見有什么了不起?!如今已不是領導了,怕什么影響不好?就算是有個情人,那又怎么樣?說明我張國慶還有魅力,根本就不該退下來!

  想到這里,他重新回到辦公室,對著鏡子打上領帶,給頭發打上摩絲,擦亮皮鞋,打的直奔“蘭色記憶”咖啡館。在門口下了車,張國慶心兒撲撲直跳,感覺又回到了年輕時代,他在心里嘀咕:難怪現如今婚外戀婚外情那么普遍,連我這個老頭子也感覺很興奮很刺激哩!

  可在跨進咖啡館的一剎那,張國慶忽然又想:按照約定的時間,那個紅顏知己應該早來了,不如側面先看看到底是局里的哪位女子,這樣也好有個回旋的余地。自己畢竟不是三十四十的人了,倘若是個冒失的小丫頭,那可得考慮考慮;現在的女孩子可不得了,什么出格的事都敢干。另外,倘若是個不中意的女人,咱就撤,啥把柄沒留下,也少些麻煩……這樣想著,他悄悄摸到東北角那個窗戶下,往里面偷看,信上約定是三號座。果然,他發現一個穿大紅唐裝的女人背對著窗戶,正焦急地朝門口張望。看她的背影,張國慶覺得很面熟,但頭型不熟,一時想不起來是哪個女人。他決定去門口,正面看看她的臉,然后再考慮是否赴約。

  張國慶剛繞到門口,就見那個女人也正好站起來,朝門口眺望,張國慶一下子驚呆了:原來是他的老伴——結婚三十年的妻子!一切都明白了……

  張國慶心頭一熱,淚水洶涌,他像小伙子一樣沖了進去,一把摟住老伴:“謝謝你!我的好老伴!”

  老伴卻笑著說:“不是你想象的情人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  張國慶尷尬地笑道:“一樣一樣……”

  • 分享到:

  • QQ空間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騰訊微博

  • QQ

  • 微信
河北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